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我18歲時,尚懵懂無知,不解情為何物,剪了比男孩還短的頭髮,整日只知東奔西跑,一笑便露出一口不太整齊的牙,倒也活得自由自在,無牽無掛。 可是,自從那個夏夜過後,一切都變了。那是暑假的一天,一向愛獨自亂跑的我準備到敦煌旅行,阿潮到火車站送我。那時候我們認識才一個月,他每每笑我頭髮傻得奇怪,牙齒歪得難看,我一笑置之,並不在意。可是那天他只是默默背著我碩大的旅行包,把我送上了車。我在車上,他在車下。他一反常態,像個碎嘴的老太婆一遍又一遍地囑咐“一定要注意身體”,“回來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”……我暗暗好笑,心裡又止不住地感動,雖然出門多次,但有人這樣關心,這樣相送畢竟是第一次。火車快開了,他突然跑出站外,不一會抱著兩瓶礦泉水奔回來,路那麼長,他幾乎是像百米衝刺一樣跑過去又跑回來的。看著他滿是汗水的臉,我忽然想親手替他擦一擦,但只是掏出手絹遞給他。 開車的鈴響了,我們幾乎同時伸出手緊緊握住,直到越來越快的火車使我們分開,我情不自禁地探出窗外使勁揮手,我看見他也在向我使勁揮手,他的影子終於融進夏夜的空氣裡,我忽然感到心裡空空的,恨不得立刻跳下車奔回去。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,無法像以前一樣,使勁甩一下頭髮,拋開一切說“我不在乎”;無法再無憂無慮無牽掛地逍遙自在,心中分明有些東西無法割捨,也許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,一個人忽然在一瞬間變得對你重要起來,親近起來,讓你渴望、讓你思念。 終於旅行結束,我從敦煌給阿潮打長途,那段尷尬經歷至今難忘。由於到北京的直撥長途押金要50元,我摸遍口袋,只剩下最後的30塊錢,獨在異鄉舉目元親,我只好低聲下氣地求那位電話管理員,說盡從不曾啟口的乞求之言,誰料他只是一句“不行!”我當時就覺得永遠回不了家了似的,萬念俱灰,“哇”地一聲,淚水傾瀉而出,我以前幾乎從沒這樣哭過。管理員一下慌了手腳,整個電話大廳的人都詫異地看我,我只是大哭,收也收不住,直到管理員把電話交到我手上。 千里之外傳來阿潮的聲音,剛剛擦乾的眼淚又湧出來,我不知道自己怎麼忽然變成了這樣愛哭的脆弱的小女孩,語無倫次地告訴他我回去的車次,抑制不住地說著笑著,又抑制不住地流淚。 經過三天三夜的艱難旅程,到北京我已是蓬頭垢面,骯髒不堪,當我就這個樣子站在阿潮面前,還沒容得我說話,他就忽然過來擁抱住我,在眾人之中。 那以後,我感到整個的生活和世界都變了,我不再是以前那個女孩了,少年時的單純、明朗與快樂只是不完全人生,我知道了什麼是思念、牽掛、等待、離別,在大悲與大喜之間,在歡笑和流淚之後,我體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,生活以從未有過的豐富和美麗誘惑著我深入其中,去發現新的世界和真實的自己,而這一切都源於那初戀的夏夜。以後我曾無數次微笑著憶起那最初連自己也驚恐的狂喜與衝動,和由此而來的人生中許多第一次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去年冬天,爺爺撒手西去了,奶奶一個人守著那棟土壞房。奶奶說,她不能搬走,燕子還會回來哩! 開春了,日子也暖和了。奶奶一顛一顛地,早早把天花板上的蛛網打掃乾淨。她對著樓板上的空巢嘮叨說:“該回來了吧!這家老小一共是五口,我記得很清的。該回來羅!” 爺爺站在高高的牆壁上,一動不動地朝著奶奶笑。 奶奶不理睬爺爺,仍舊嘮叨著:“今年回來該有六七口了吧?看來這巢得換個大點的了。去年都擠不下去,大人都站在電線上睡哩。”說著說著,奶奶睡著了。 那天,奶奶帶著她的那只花貓,在院子裡做著針線活。那是爺爺生前的一雙襪子,奶奶想把它改小些自己穿。陽光很燦爛,風中帶著淡淡的花香,鄰家的老全叔正在擦著他的犁耙準備下地。奶奶抬起頭,推推老花鏡,摸著老貓的背說:“該回來了,快回來羅!”老貓把眼睛瞇成一條線。奶奶笑了,繼續做著她的針線活。她想,難得有一個大睛天。 “喵——喵——”躺在地上的貓突然不安起來,它連聲叫著,並用背直蹭奶奶的腳。奶奶很生氣地要罵貓。然而,奶奶的目光凝住了。 “燕子!燕子!燕子回來了哩!”奶奶手中的針線滑落了。她直起身,一顆渾濁的老淚打在她的老花鏡片上。“燕子回來了呢!老頭子,燕子回來了哩!一隻、兩隻……對!是它們一家子,一隻不少。老頭子,一隻不少啊!” 奶奶撲在爺爺的遺像前,泣不成聲地撫摸著爺爺的臉,“老頭子,燕子一家子都回來了。說好了燕子回來時,你就給它們修一個大窩,你咋就走了呢?說好了的,你咋說話不算話哩……”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 那個十年的日子,我沒有刻意地去記錄些什麼。所有的心事,都靜靜地沉在了心靈的最深處。 我沒有身著素服、一臉悲傷地去看你,相反,我穿上了紅色的開衫,在這個你我最喜歡的秋天裡漫步去了。溫暖而不刺眼的陽光、溫柔和煦的秋風,讓我想起了你微笑的臉、粗大的手掌、充滿力量的懷抱。我在回憶裡、在秋天慢慢地感知著你。 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,其實,說“改變”有些不確切,時間其實昇華了某種感情。十年,足可以讓我內心的某種傷痛沉澱下去,也足可以讓你超脫。 有這樣一種說法:去世的人會在忌日的前後重新回到自己珍視的親人身邊。哪怕親人們感受不到他們,他們也是存在的。所以,我在你離開的十年之後,盡量以最好的姿態展示給你。每做一件正確的事,我都會在內心對你說:“你看,我做得好嗎?我沒有因為你過早而突然地離開而變得性格乖張、執拗。十年後的女兒,你滿意嗎?安心嗎?你的時間靜止在十年之前,但在以後的漫長歲月裡,我仍然會讓你為我而自豪。” 我深深地感受著他的氣息,同時也請他保佑我和媽媽之後的生活能在平靜幸福中度過。哪怕人生充滿了抑揚頓挫,我也會拿出百分百地勇氣,將凝聚在十年之前的諾言在時光裡一點一滴地實現! 祝我好運!也祝你早日離苦得樂!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愛存在彼此心中……就……足夠了。 如果愛一定要說出口,那麼啞巴怎麼相愛? 我知道我們兩個都不再敢說出愛了,我很想說出口,也感覺到她的愛意,但是,我們就是這樣的,一直這樣的曖昧著,隱約一種無法分割但又害怕相聚的感覺。 盼望她來,等到她說要來看我時,又感到隱隱的不安…… 她恐怕也和我一樣,原本說要來這個城市,卻忽然間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, 那個我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…… 她是個時而溫柔,文靜很懂事的女孩子,時而可愛,撒嬌故意使壞的搗蛋鬼。滿世界的亂跑,扔下家人,扔下所有,幸好,還沒有扔下我……不然的話,恐怕,我要瘋了。 不知道是為什麼…… 總以為自己很瞭解她,可是,可是現在的我卻對她彷彿一無所知,除了,某些感覺和某些…… 突然很害怕,真的,一年前的那次經歷還沒有抹去, 突然喜歡上一個人,突然和他私奔,突然沒有了一切的消息……她總是這樣的……突然。 等到再次聯絡上,我發現我還是有一種牽絆,她彷彿也沒有變,還是那樣的完美,那樣的牽著我的心…… 她說,如果有一天累了,不想滿世界亂跑了,想找一個人結婚了,那就隨便找一個嫁了吧! 我說,你什麼時候想嫁人,什麼時候通知我一聲。如果我還在…… “我結婚你一定要參加,還要送我一個禮物,不許耍賴” “我會的,如果這個禮物我還能送的起” “記住,要幸福哦,還要帶女朋友一起來” “恐怕我是一個人來的……我還想等一等。” “哎,好想現在就結婚,好想收到你的禮物,你要是一個人來就把你殺了。聽到沒!過段日子來找你玩啊!” “呵呵……” 手機沒電了,通話結束……不安…… 害怕得到,更害怕失去,頭好暈哦…… 夜很深了……可是,還是睡不著,失眠……思念,如洪水氾濫……不知道你是否也有些許的羈絆。
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疲倦之後、傷感之後、在微醉微薰之後,靜靜地面對著一杯酒,深寶石紅,清澈著,暗含著一抹看不透的幽深,輕輕地啜一口,甘甜凜冽,純正的果香在蔓延。這是幸福的滋味吧?旁邊還有一杯酒,琥珀色,深藏著琥珀跌落時的傍晚,深藏著一路紛紛擾擾,最後沉醉在我掌邊。靈性的酒漿滑過舌尖,濃郁優雅卻是不甜,這也是幸福的滋味吧? 緊握杯腳輕輕旋轉,酒漿漾成紅色裙擺,並且像極一位佳人回頭一笑。這宜人是怎麼樣釀成的呢? 終於有了一個機會,我得以窺視了一下這個躲在暗處、深藏不露的秘密。在全國最大的石榴酒廠——安徽省成果石榴酒釀造有限公司,我見證了一杯酒的誕生。一進大門,就見一二十輛拖拉機一字排在路邊,上面全整整齊齊碼著半人高的網袋,紗網裡的石榴正透過網眼向我們看。石榴成熟了,不僅是當地石榴,外地的石榴也被送到這裡來,這裡就成了一個石榴展示的大舞台。這邊石榴被抬下打秤過鎊,那邊石榴就被另外兩個工人熟練地抬到輸送帶上去,石榴緩步走向車間,石榴正向我們告別,我們趕緊跟著石榴一塊進了廠房。解除了束縛的石榴在清洗槽中接受波浪的層層沖洗,水從天上來,水從地下流,沐浴過的石榴閃著聖潔光,經過短時間吹乾,石榴進入下一道工序,密封的裝備吞沒了眼前的果實,在隆隆的機器聲中石榴皮被源源不斷地吐出,片片石榴皮沿著輸送帶默默退出生產流程,它們將在陽光的暴曬下變成另外一種珍貴資源。紅色的石榴汁從機器下面奔湧而出,它們經過管道被運送到下一個裝置,在這裡石榴籽被拋干水分,兩個工人正手腳不停地從機器的齒輪裡取籽、裝籽,半干的石榴籽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,並且泛著微微的紅暈,它們被成麻袋裝出,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、這麼潔淨的石榴籽!被取了核的石榴汁純潔地流著,在管道裡繼續向前趕路。 在這裡我深緩了一口氣,剛才是一系列的物理過程,現在是化學過程,旁邊這個車間擺滿了連通器,像是一個複雜的化學試驗室,只不過這些儀器不是玻璃易碎品,全是不銹鋼的,這些巨大的不銹鋼罐、不銹鋼試管密不透風地串連在一起,石榴汁將在這裡接受改良、殺菌、添加酵母發酵、澄清,生成石榴原酒,然後接受調配。不要以為我們喝到的酒就是剛才石榴釀造的,我們喝到的酒是上一年的石榴釀造的,石榴汁在這裡要呆一年。站在巨型機械下,我們仰望著並且幻想著,石榴汁在這裡時兒沉思、時兒慢步、時兒歡唱,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寂寞、恐懼、煎熬、是喘不過氣來的靈與肉的摧殘。它日日夜夜臥在黑暗中,像暗夜中的潮水,在無人處一陣陣地漲一陣陣地落,像深夜獨自爬上礁石的小美人魚,惶惑著、憧憬著卻又和幸福遙遙無期。它在等待、它在發酵,它堅信總有一天,在某個黎明,會有一隻精美的瓶子將它們幸福地罐裝。 幸福的女人,應該是事業上是成功的,家庭上是幸福的,兒女是有成的。可是這樣的女人為什麼這麼少呢?在我看來,幸福的女人首先自己就要是一個合格品。她要會選擇合適的土壤、適宜的溫度,在人生的道路上她要能承受各種風霜蟲害,要能經得住層層篩選,最後步入佳果行列。在工作中她勤於耕耘,在家庭中她善於經營,對待孩子苦口婆心。她要能剔除生命當中的澀,毫不吝惜取掉妨礙成為一杯美酒的核,雖然這澀、這核並不是毫無用處,事實上在別處它們大為有用,但是當幸福容納不了它們時,她會放棄,她會毫不猶豫把它們剔出來,她會讓它們在別的角落裡靜靜地風乾,芬芳成別的用途,幸福有時候也是很脆弱的啊!她深情專注,讓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並且捨得,捨得付出她生命當中的所有,並且能夠深深地忍受。幸福也許就是一個剝皮、取汁、醞釀的過程吧。 一杯酒尚且如此。何況人呢? 文章來源:On the scene |PJNet Today | 天寒人寒,直須隨流。 |讓我們一起快樂成長! | 細品·美味 |楊典作品 | 東博書院——孔慶東的部落格 |花冠少兒 | 大連園林設計 |分心_鄧文靜 |

| 27th Apr 2012 | 一般 | (9 Reads)
大年初二,收到弟弟年前從老家給我郵寄來的食品包裹,裡面裝的是家鄉的?粑。我迫不及待蒸一點吃,香甜、可口的?粑讓我頓生思鄉情,也讓我回想起小時候過年打?粑的習俗。 年前打?粑,是家鄉習俗。我的老家在湖北農村,記憶最深的是小時候大人們忙年的情景。農曆臘月到了,村子裡開始忙碌起來,家家戶戶都在為過年做準備。殺年豬,磨豆腐,打?粑,燙豆折……過年的食品大多是自家出產的,新鮮,營養,味道純正,稱得上綠色食品了。為過一個豐盛年,大人們在臘月間都很忙碌,從早忙到晚,和農忙時節差不多。這時候,小孩子們也來打打下手,為忙年出一把力。 我記得打?粑的時間一般在農曆臘月中旬左右。這段時間,農村開始有了過年的氛圍,村子裡沒有閒人,炊煙幾乎整日不絕,家家戶戶都在忙。要打?粑,先要定好日子。因為打?粑的主要用具——一個大石臼,村裡只有一個,大人們就得商議一下誰家先誰家後,排一個大概時間表,一來提高石臼的使用效率,二來各家各戶可以合理安排時間浸泡大米。石臼,過去是舂米用的,厚重、結實。這個時候被拿來作為打?粑的主要用具,正好物盡其用,派上用場。 要出好?粑,原料是關鍵。我的家鄉地處江漢平原與鄂北山丘交界地帶,這裡四季分明,日照、光熱、水源等自然條件優越,盛產各類優質大米。到了打?粑的日子,選用自家出產的上好糯米,用平時來擔糧食的籮筐裝上,挑到全村人吃水用的堰塘邊,在水裡淘洗得乾乾淨淨;擔回來,倒在幾個大的木盆裡,用清水浸泡。浸泡的時間有定規,不能太長,也不能太短,要恰到好處。有經驗的人只用手指捏一捏,就知道大米浸泡好了沒有。將浸泡好的糯米,倒入甑中,用一雙特製長筷子將糯米扒拉平整,然後插幾個“氣孔”,蓋上甑的蓋子,把甑放到鍋裡,鍋中上水,灶裡添柴,點火開蒸。柴火有講究,要文武結合,始用稻草燃料類的文火“熱身”,繼之以劈柴類的武火加力。武火威力大,慢慢就聞見了甑中糯米散發出的陣陣清香。 那時節,天氣陰沉,雪花飛揚。早有兩三個互相幫忙的身強體健的壯勞力抬著石臼來了,主人家的小孩跟在後面,懷抱幾根打?粑用的圓木棒。雪地裡,留下他們深深淺淺的腳印。石臼和木棒在上一家剛用過,只需簡單清洗,石臼放在堂屋,木棒放入水缸。灶裡的火很旺,很猛。“上汽了”!糯米蒸好!揭開蓋子,一位大力士將甑環抱起來,將蒸好的糯米倒入石臼,三個人一人一根木棒,開始在石臼中用力“鼓搗”。他們圍著石臼,邊鼓搗邊轉著圈交換位置。打?粑可是一個力氣活,有人累得冒汗喘粗氣,有人脫掉棉衣只穿單衫,直到將熟糯米鼓搗成熱?粑,再也看不見米的蹤跡。小孩子們看著聞著就嘴饞,叫著要嘗一嘗。就有人用洗乾淨的熱毛巾在石臼中抓一把,一團?粑就到了小孩子的手中,嘴裡。 ?粑打好了,在地上放一個較大的簸箕,擦洗乾淨,裡面撒一層細米粉。幾個人用木棒將石臼裡的?粑攪成一團,合力舉起,放置到簸箕裡。用熱毛巾將這團?粑慢慢撫平,厚薄均勻,覆蓋整個簸箕。讓它涼幾天後,主人家就把?粑分條切塊,放在小缸小桶裡,用清水浸起來。吃的時候,撈起來晾乾,煎、煮、蒸、炸,都成!用優質純正糯米打出來的?粑品質佳,韌性好,好吃又好看。 那時候,?粑不僅自家人吃,還可以用它招待客人!簡單、方便又實惠。過年了,來拜年的人擠滿一屋,主人家在置辦酒席待客前,每人先來一大碗豬腿蓮藕煨湯,裡面就有幾塊油煎過的金黃色的?粑。這在當時,可是很加勁、很給力的招待呀! 鄉下的?粑,還可以作為特產送人,城裡人大都很喜歡! 文章來源:向世界出發 |聽雨軒·王紀卿的BLOG | 澤旺扎西的BLOG |鋒少的花☆☆♂心情小築♀ | 矛盾王子 |感覺-在那一瞬間 | monkey的BLOG |孫甘露 | 梵影行書偊自如 |紅馬文化 |

| 20th Apr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·貓咪有230根骨頭比人多24根。 ·貓的聽覺比人和狗靈敏。 ·相對身體尺寸而言,貓有比任何哺乳動物都大的眼睛。 ·貓正常的脈搏每分鐘大約110至170次之間。 ·貓正常的身體溫度大約是39°c。 ·貓的垂直跳躍高度能達到自己身體高度的5倍。 ·貓的鼻紋是惟一的,沒有任何兩隻貓的鼻紋是一樣的。 ·貓對女人的反應高於男人,原因是女人聲音的頻率比男人更高。 ·科學證明,經常摸貓能降低人體血壓。 ·家貓的奔跑速度每小時大約是55至60公里。 ·貓咪是最愛睡的哺乳動物,一天中大約有16個小時在睡覺。

| 15th Apr 2012 | 一般 | (9 Reads)
雀躍的本質施展輕快的可愛魔法,宛如摩登現代的神秘傳說;固執的調皮展露嬉戲般的驕傲,反骨的極致浪漫中充滿古靈精怪的活力,活潑機伶卻又帶點貴婦般的優雅性感,深沉的感官思緒有著獨特的男性氣息,總是懷著異想天開的夢幻思緒。   你是內心住著小公主的性感尤物。光芒四射、新奇怪誕,Vera Wang Princess是款純淨的花果香調。馥含香草、異國花卉與多汁的果實香味,香味之始煥發著令人神魂顛倒的濃郁甜美青蘋果香,還有黃金杏仁與柑橘的輕吻,帶出的夢幻水百合香;接著,醇美的粉紅番石榴與稀有大溪地皇冠花順著野生晚香玉與黑巧克力,一起響應這場中味革命;最後,令人唾涎欲滴的雪紡香草與粉紅冰霜的香味,在珍貴琥珀以及木質香的環環纏繞中,散發出神秘的香味。   心型的戒環宛如護身符,象徵魔法般的魅力與能量。香氛透過瓶身的刻花玻璃切面,散發出深紫紅色的閃爍光芒。   每位公主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珠寶,Princess的瓶身也有一頂珠寶皇冠的加冕,皇冠瓶蓋下則鑲著一指紀念金圜,與紫水晶玻璃的光芒相互輝映著。   香調: 清新花果香調   前味: 青蘋果、黃金杏仁、柑橘   中味: 粉紅番石榴、大溪地皇冠花、野生晚香玉、黑巧克力   後味: 雪紡香草、粉紅冰霜、琥珀、木質香

| 15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9 Reads)
扎染,又稱絞纈,是一種古老的採用結紮染色的工藝,始於秦漢,興於魏晉、南北朝,風盛唐代,至北宋仁宗皇帝,因扎染服裝奢侈費工,下令禁絕,使中原扎染工藝一度失傳。也是我國傳統的手工染色技術之一。它依據一定的花紋圖案,用針和線將織物縫成一定形狀,或直接用線捆紮,然後抽緊紮牢,使織物皺攏重疊,染色時折疊處不易上染,而未紮結處則容易著色,從而形成別有風味的暈色效果。。   東晉時,此種工藝已在民間廣為流傳。南北朝時期,出現了歷史上有名的"鹿胎紫纈"和"魚子纈"圖案。隋唐時期,絞纈更是風靡一時,史料記載的絞纈名稱就有"大撮暈纈、瑪瑙纈、醉眼纈、方勝纈、團宮纈"等。在新疆阿斯塔那墓出土的絞纈織物上的針眼和折皺至今仍依稀可見, 顯示了唐代高超的絞纈技術。北宋初,絞纈工藝仍然盛行。但在宋仁天聖年間,惟有兵士方可穿戴纈類服裝,民間禁止使用纈類製品,這項規定直到南宋時期才被廢除。   我國古代勞動人民巧妙地利用了染色工藝的物理、化學作用,使織物上呈現出特殊的﹑無級層次的色暈效果,它是我國古代印染技術的一個巨大成就。現今,這種傳統工藝得到了許多藝術家和印染工作者的重視。他們在舊有的絞纈工藝基礎上, 結合新材料、新工藝,進行了大膽的創新,使古老的扎染工藝重新煥發青春。 扎染過程中的數字 白布要先浸泡3-5天使它容易吸收染料 將白布、絲綢或土布按照設計的圖案,將留白的地方用針紮起來,少則幾百針,多則幾千針。 浸染上色用的板藍根要加石灰髮酵十天,染劑可重複使用七至十次。 布總共要染三~七次,一次大約十至三十分鐘, 漂洗一般都要洗半個小時,長的需一兩天。長上十幾米的可能要洗一個星期。 植物染的布用手搓揉會掉色,但只要有濃鹽水浸泡半個小時左右就可以防掉色。   扎染,古稱絞纈,是我國一種傳統的手工印染工藝。扎染起源於何時,目前尚無定論。不過據推測, 這種印染工藝當在夾纈之前。因為早期扎染的防染工藝較為簡便,僅用針、線作工具即可。又因我國絲織品產生較早, 印染工藝也很發達,扎染與絲織面料之結合可謂珠聯璧合。   從現存最早的扎染製品來看,是出於新疆地區公元408年東晉時期的作品。如此看來,扎染這種工藝早在東晉已相當成熟。 史載唐代時,由於經濟的繁榮,扎染工藝也著實興旺了一陣。當時著名的紋樣有"魚子纈"、"撮暈纈"、"瑪瑙纈"、"唐胎纈"等等。 色彩有大紅、茄紫、墨綠等色。不過即便在盛唐時期,能穿著扎染服飾的也只能是達官貴族,一般的平民還是不敢問津的。 宋時,為抑制侈靡、提倡素樸、重振國運、以安社稷,政府曾下令禁止扎染工藝的生產及使用。 以後隨著戰亂不休、兵荒馬亂局面的出現,扎染工藝便日趨衰落。然而,同時期的鄰國日本,卻將我國的扎染工藝視作國寶。 至今在日本的東大寺內,還保存著我國唐代的五彩絞纈。   經過數百年的工藝演變,扎染工藝的防染手段已有幾十種,染色也從單色演變成復色的多次浸染。 扎染紋樣具有從中心向四周成輻射狀的工藝效果,扎染紋樣的生動與絲綢面料的飄逸相諧成趣。 因此過種古老的印染工藝至今仍有極大的魅力。   扎染的防染手段很多。最簡便的是將面料折疊後用線繩捆紮,經染色後再拆掉線繩,面料上就出現了色彩斑斕的畫面。 古時還用小米粒扎進面料內,染出點點小花,或許就是"魚子纈"的印染法了。古時染料一般用植物染料,亦稱草木染。 常用染料有紅花、紫草、藍靛等。從宋代的印染工藝看,扎染是城市作坊常見的印染方法,應用面較廣。   在現代生活中,扎染作為一種高檔的工藝形式,被時裝設計廣泛採用。經過設計人員的匠心獨運,扎染已不再局限於服飾的運用, 而是將其搬上牆壁,變成壁掛藝術,以美化環境、適應了當代人審美要求。

| 28th Feb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小球表面像笑臉一樣的刮痕會向你透露什麼信息?這是一個清晰地暴露揮桿錯誤的標誌。   我們都經常會仔細翻檢自己的球包,並扔掉破損太厲害的小球。不過,在扔之前,建議你更仔細地觀察一下小球表面的那些刮痕。如果小球表現有明顯的類似笑臉一樣的刮痕,那麼這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據,說明你現在沒有正確地擊球。當小球停在草葉表面時,良好的擊球通常都會打在小球的底部。錯誤的擊球會打在小球的中部位置,造成打薄。我現在用較短的時間就能解決失誤球為什麼會發生,以及如何才能乾淨利落地擊球。   原因是什麼?   球桿在小球的中緯線或以上部位,從而在小球表面留下了一個顯示擊球錯誤的刮痕,同時造成打薄。   為什麼會發生?   總是試圖「幫助」小球升空,從而使重心偏至身體右側。手腕刻意挑球,從而使球桿打在小球的中緯線或以上部位。   如何克服   球桿擊在小球的底部,從而將小球從草皮上迸擊出去,這也會產生良好的控制性和精準度。   你必須做的   觸擊動作較好的球手通常會向小球的背部落桿,同時將重量轉至身體左側,以便能產生向下的揮桿弧線。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