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st May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疲倦之後、傷感之後、在微醉微薰之後,靜靜地面對著一杯酒,深寶石紅,清澈著,暗含著一抹看不透的幽深,輕輕地啜一口,甘甜凜冽,純正的果香在蔓延。這是幸福的滋味吧?旁邊還有一杯酒,琥珀色,深藏著琥珀跌落時的傍晚,深藏著一路紛紛擾擾,最後沉醉在我掌邊。靈性的酒漿滑過舌尖,濃郁優雅卻是不甜,這也是幸福的滋味吧? 緊握杯腳輕輕旋轉,酒漿漾成紅色裙擺,並且像極一位佳人回頭一笑。這宜人是怎麼樣釀成的呢? 終於有了一個機會,我得以窺視了一下這個躲在暗處、深藏不露的秘密。在全國最大的石榴酒廠——安徽省成果石榴酒釀造有限公司,我見證了一杯酒的誕生。一進大門,就見一二十輛拖拉機一字排在路邊,上面全整整齊齊碼著半人高的網袋,紗網裡的石榴正透過網眼向我們看。石榴成熟了,不僅是當地石榴,外地的石榴也被送到這裡來,這裡就成了一個石榴展示的大舞台。這邊石榴被抬下打秤過鎊,那邊石榴就被另外兩個工人熟練地抬到輸送帶上去,石榴緩步走向車間,石榴正向我們告別,我們趕緊跟著石榴一塊進了廠房。解除了束縛的石榴在清洗槽中接受波浪的層層沖洗,水從天上來,水從地下流,沐浴過的石榴閃著聖潔光,經過短時間吹乾,石榴進入下一道工序,密封的裝備吞沒了眼前的果實,在隆隆的機器聲中石榴皮被源源不斷地吐出,片片石榴皮沿著輸送帶默默退出生產流程,它們將在陽光的暴曬下變成另外一種珍貴資源。紅色的石榴汁從機器下面奔湧而出,它們經過管道被運送到下一個裝置,在這裡石榴籽被拋干水分,兩個工人正手腳不停地從機器的齒輪裡取籽、裝籽,半干的石榴籽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,並且泛著微微的紅暈,它們被成麻袋裝出,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多、這麼潔淨的石榴籽!被取了核的石榴汁純潔地流著,在管道裡繼續向前趕路。 在這裡我深緩了一口氣,剛才是一系列的物理過程,現在是化學過程,旁邊這個車間擺滿了連通器,像是一個複雜的化學試驗室,只不過這些儀器不是玻璃易碎品,全是不銹鋼的,這些巨大的不銹鋼罐、不銹鋼試管密不透風地串連在一起,石榴汁將在這裡接受改良、殺菌、添加酵母發酵、澄清,生成石榴原酒,然後接受調配。不要以為我們喝到的酒就是剛才石榴釀造的,我們喝到的酒是上一年的石榴釀造的,石榴汁在這裡要呆一年。站在巨型機械下,我們仰望著並且幻想著,石榴汁在這裡時兒沉思、時兒慢步、時兒歡唱,當然更多的時候是寂寞、恐懼、煎熬、是喘不過氣來的靈與肉的摧殘。它日日夜夜臥在黑暗中,像暗夜中的潮水,在無人處一陣陣地漲一陣陣地落,像深夜獨自爬上礁石的小美人魚,惶惑著、憧憬著卻又和幸福遙遙無期。它在等待、它在發酵,它堅信總有一天,在某個黎明,會有一隻精美的瓶子將它們幸福地罐裝。 幸福的女人,應該是事業上是成功的,家庭上是幸福的,兒女是有成的。可是這樣的女人為什麼這麼少呢?在我看來,幸福的女人首先自己就要是一個合格品。她要會選擇合適的土壤、適宜的溫度,在人生的道路上她要能承受各種風霜蟲害,要能經得住層層篩選,最後步入佳果行列。在工作中她勤於耕耘,在家庭中她善於經營,對待孩子苦口婆心。她要能剔除生命當中的澀,毫不吝惜取掉妨礙成為一杯美酒的核,雖然這澀、這核並不是毫無用處,事實上在別處它們大為有用,但是當幸福容納不了它們時,她會放棄,她會毫不猶豫把它們剔出來,她會讓它們在別的角落裡靜靜地風乾,芬芳成別的用途,幸福有時候也是很脆弱的啊!她深情專注,讓日子過得有滋有味。並且捨得,捨得付出她生命當中的所有,並且能夠深深地忍受。幸福也許就是一個剝皮、取汁、醞釀的過程吧。 一杯酒尚且如此。何況人呢? 文章來源:On the scene |PJNet Today | 天寒人寒,直須隨流。 |讓我們一起快樂成長! | 細品·美味 |楊典作品 | 東博書院——孔慶東的部落格 |花冠少兒 | 大連園林設計 |分心_鄧文靜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