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 那個十年的日子,我沒有刻意地去記錄些什麼。所有的心事,都靜靜地沉在了心靈的最深處。 我沒有身著素服、一臉悲傷地去看你,相反,我穿上了紅色的開衫,在這個你我最喜歡的秋天裡漫步去了。溫暖而不刺眼的陽光、溫柔和煦的秋風,讓我想起了你微笑的臉、粗大的手掌、充滿力量的懷抱。我在回憶裡、在秋天慢慢地感知著你。 時間可以改變很多東西,其實,說“改變”有些不確切,時間其實昇華了某種感情。十年,足可以讓我內心的某種傷痛沉澱下去,也足可以讓你超脫。 有這樣一種說法:去世的人會在忌日的前後重新回到自己珍視的親人身邊。哪怕親人們感受不到他們,他們也是存在的。所以,我在你離開的十年之後,盡量以最好的姿態展示給你。每做一件正確的事,我都會在內心對你說:“你看,我做得好嗎?我沒有因為你過早而突然地離開而變得性格乖張、執拗。十年後的女兒,你滿意嗎?安心嗎?你的時間靜止在十年之前,但在以後的漫長歲月裡,我仍然會讓你為我而自豪。” 我深深地感受著他的氣息,同時也請他保佑我和媽媽之後的生活能在平靜幸福中度過。哪怕人生充滿了抑揚頓挫,我也會拿出百分百地勇氣,將凝聚在十年之前的諾言在時光裡一點一滴地實現! 祝我好運!也祝你早日離苦得樂!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愛存在彼此心中……就……足夠了。 如果愛一定要說出口,那麼啞巴怎麼相愛? 我知道我們兩個都不再敢說出愛了,我很想說出口,也感覺到她的愛意,但是,我們就是這樣的,一直這樣的曖昧著,隱約一種無法分割但又害怕相聚的感覺。 盼望她來,等到她說要來看我時,又感到隱隱的不安…… 她恐怕也和我一樣,原本說要來這個城市,卻忽然間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, 那個我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…… 她是個時而溫柔,文靜很懂事的女孩子,時而可愛,撒嬌故意使壞的搗蛋鬼。滿世界的亂跑,扔下家人,扔下所有,幸好,還沒有扔下我……不然的話,恐怕,我要瘋了。 不知道是為什麼…… 總以為自己很瞭解她,可是,可是現在的我卻對她彷彿一無所知,除了,某些感覺和某些…… 突然很害怕,真的,一年前的那次經歷還沒有抹去, 突然喜歡上一個人,突然和他私奔,突然沒有了一切的消息……她總是這樣的……突然。 等到再次聯絡上,我發現我還是有一種牽絆,她彷彿也沒有變,還是那樣的完美,那樣的牽著我的心…… 她說,如果有一天累了,不想滿世界亂跑了,想找一個人結婚了,那就隨便找一個嫁了吧! 我說,你什麼時候想嫁人,什麼時候通知我一聲。如果我還在…… “我結婚你一定要參加,還要送我一個禮物,不許耍賴” “我會的,如果這個禮物我還能送的起” “記住,要幸福哦,還要帶女朋友一起來” “恐怕我是一個人來的……我還想等一等。” “哎,好想現在就結婚,好想收到你的禮物,你要是一個人來就把你殺了。聽到沒!過段日子來找你玩啊!” “呵呵……” 手機沒電了,通話結束……不安…… 害怕得到,更害怕失去,頭好暈哦…… 夜很深了……可是,還是睡不著,失眠……思念,如洪水氾濫……不知道你是否也有些許的羈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