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去年冬天,爺爺撒手西去了,奶奶一個人守著那棟土壞房。奶奶說,她不能搬走,燕子還會回來哩! 開春了,日子也暖和了。奶奶一顛一顛地,早早把天花板上的蛛網打掃乾淨。她對著樓板上的空巢嘮叨說:“該回來了吧!這家老小一共是五口,我記得很清的。該回來羅!” 爺爺站在高高的牆壁上,一動不動地朝著奶奶笑。 奶奶不理睬爺爺,仍舊嘮叨著:“今年回來該有六七口了吧?看來這巢得換個大點的了。去年都擠不下去,大人都站在電線上睡哩。”說著說著,奶奶睡著了。 那天,奶奶帶著她的那只花貓,在院子裡做著針線活。那是爺爺生前的一雙襪子,奶奶想把它改小些自己穿。陽光很燦爛,風中帶著淡淡的花香,鄰家的老全叔正在擦著他的犁耙準備下地。奶奶抬起頭,推推老花鏡,摸著老貓的背說:“該回來了,快回來羅!”老貓把眼睛瞇成一條線。奶奶笑了,繼續做著她的針線活。她想,難得有一個大睛天。 “喵——喵——”躺在地上的貓突然不安起來,它連聲叫著,並用背直蹭奶奶的腳。奶奶很生氣地要罵貓。然而,奶奶的目光凝住了。 “燕子!燕子!燕子回來了哩!”奶奶手中的針線滑落了。她直起身,一顆渾濁的老淚打在她的老花鏡片上。“燕子回來了呢!老頭子,燕子回來了哩!一隻、兩隻……對!是它們一家子,一隻不少。老頭子,一隻不少啊!” 奶奶撲在爺爺的遺像前,泣不成聲地撫摸著爺爺的臉,“老頭子,燕子一家子都回來了。說好了燕子回來時,你就給它們修一個大窩,你咋就走了呢?說好了的,你咋說話不算話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