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7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蘆葉等著秋天,卻在春天枯萎。 楓葉的紀念,在晚秋裡純紅無暇。 同地生恨不能同時長,空留悲傷。 是誰握住命運的紅繩, 相隔夏雨的淋漓。 春天裡重複著蘆葉的歎息! 生命的綠退去衣裳也想在秋風裡相依, 闖不出夏季雨的手掌預留遺憾。 我生你不識,你生我不知。 恨不能 人生四十      四十歲,在兒時的眼中是很老很老的大人。當自己已經走近四十歲的門檻時,卻覺得依舊幼稚如頑童。好多事情都還沒有弄懂,怎麼這麼快地就老了呢?      不管你承認不承認,不管你接受不接受,四十歲就這麼不可抗拒地來到了,並且還伴隨著那些你不願意看到的.曾經感覺到可怕的東西,譬如衰老。      坐在四十歲的樹下,盤點過往的日子,你會發現,不知不覺中,你的思想和行為已經發生了許許多多的變化。      四十歲了,已經變得不慌不忙,不像從前,老是心急火燎的,譬如跳舞。吃罷晚飯,悠悠地走去,然後,往角落裡一坐,悠悠地聽,悠悠地看,遇到有人相邀,便悠悠地跳,不像從前,飯碗一丟,赴約似地急往舞場趕,邊往裡走,邊東張西望,看到有相識的,便一刻不停地跳將起來,生怕誤掉每一分鐘,如果沒有舞伴,晾在場邊如坐針氈,跳起來後,神經繃得緊緊的,總在考慮舞伴下一步會怎麼走,生怕一步走錯,貽笑大方,全無了休閒的情致。而現在則不同了,有人邀請便跳,沒人邀請便看,悠哉游哉,眼前認真練習拉丁舞的兩個小女孩曾吸引了我整整一個晚上。從前人不走完、曲不放盡不走,而現在只要一有去意,即使再優美的旋律,也不會使我留戀。      是衰老了,還是成熟了?      四十歲了,心情總是淡然如水,不像從前,遇事總是躍躍欲試,唯恐被拉下,被忽視,譬如參加演講比賽。賽前準備階段的緊張絕不亞於一場戰役的運籌。起先是搜腸刮肚嘔心瀝血地寫,凡與主題有關聯的碎片都千方百計地串聯起來,接著是字斟句酌地修改,與主題不太密切的只好忍痛割愛,再就是精益求精地練,真個是語不驚人死不休,最後是滿懷激情地去演繹。獨佔鰲頭的輝煌著實讓那顆虛榮心狂喜過長長一陣子,當然,功虧一簣的遺憾和羞慚會久置心頭而揮之不去。而現在,卻對競技類的節目很不感興趣,若堅辭不過,只好披掛上陣,成了不激動,敗了不氣餒,只不過是為了體現重在參與的精神,真有點寵辱不驚的味道。      是懶惰了,還是練達了?      四十歲了,總是崇尚仁愛與寬容。看到步履蹣跚的老人,總會熱心地扶一把,然後再走開,一步三回頭;遇到咿呀學語的小兒,就蹲下來逗一逗抱一抱然後再走;有少年在放學路上打打鬧鬧,還會厲聲喝止,囑其快快回家。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」,在此時體現得淋漓盡致。受了委屈遭了白眼,也不再像從前睚眥必報,非要討個說法不可,不弄個水落石出決不罷休。而現在呢,對此頂多只是聳聳肩,搖搖頭,不願去作辯解,甚至是蒙受了損失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。總是說算了吧,都挺不容易的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      是膽小了,還是寬容了?      四十歲了,有時也會很寂寞。年少的時候,有人愛,會欣喜若狂,得意忘形,而失去了愛會天昏地暗,死去活來,而現在,當坐擁這一份寶貴的財富時,也只是藏而不露,會把那份愛織進毛衫,煨入高湯,把生活滋潤得多姿多彩,有滋有味。一旦失去了,也不會惶惶然不可終日,更不會與自己的身體過不去,而是收拾好精神,守望在一個人的世界,當孤獨與寂寞排山倒海般襲來時,更多的是回想從前燦爛的日子,然後長歎:此生足矣!      是麻木了,還是冷靜了?      四十歲了,常常喜歡回憶,時不時地說上一陣「年輕的時候……」明知道「好漢不提當年勇」,不管別人愛不愛聽,還是要把當年那些美麗開心風光的事說上一遍又一遍,似乎這樣一說,那青春的美麗與驕傲便重又找回了似的。      四十歲了,有時候還很容易激動,譬如電視上某一個鏡頭,報紙上某一段文字某一個圖片,或者鄰家某一段故事,看了聽了,鼻子都會酸,眼睛都會濕潤。      ……      子曰「四十而不惑」,究竟,四十的人生應該是什麼樣的呢?正如四季之輪迴,此時已是生命之秋了。春花的燦爛固然不再,夏日的蔥蘢亦難再復,然而,秋日的絢爛與飽滿是任何季節都無可比擬的。所以,不要因青春的逝去而憂傷,也不要因老之將至而惆悵,順其自然吧,老成而不失童真,沉穩而不失敏捷,閒看庭前花開花落,漫隨天外雲舒雲卷,我想,這樣的人生也該是輕鬆.閒適,富有韻味的吧!